热依扎自曝生活里很懒 不与他人争只和自己较劲

热依扎自曝生活里很懒 不与他人争只和自己较劲

23岁时,热依扎出演了电视剧《甄嬛传》中的宁贵人一角,并因此被人熟知。如今她凭借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中的檀棋,再度翻红。

热依扎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剧照 热依扎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剧照
热依扎做模特照片 热依扎做模特照片
热依扎《甄嬛传》剧照 热依扎《甄嬛传》剧照
热依扎 热依扎

  23岁时,热依扎出演了电视剧《甄嬛传》中的宁贵人一角,并因此被人熟知。

  33岁时,她凭借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中的檀棋,摆脱了宁贵人的“枷锁”,助她完成了自己的“十年之约”。

  《长安十二时辰》

  外人看檀棋,是热依扎的新成就,而热依扎自己很清楚,檀棋是自己的救赎。

  大家都在热议其唐妆铁板舞的经典场面,可她最喜欢的却是右相府棺材中求生的那场戏,因为正是那么真实的体验,让她对生死有了新的选择。

  关于《长安十二时辰》

  整个拍摄,都处于自我否定状态

  为檀棋这个角色,热依扎足足准备了一年,“我不是一个天资聪慧的人,所以只能靠努力。”她先是读了大量关于唐朝历史、人文的书籍,又看了两遍小说,然后才看的剧本。

  热依扎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,上世纪七十年代从新疆到北京求学,后来从事出版工作。“我记得很小的时候,有一天晚上跟我爸遛弯,问他怎么能把戏演好?我爸说,你没有那么丰富的人生阅历,就只能多读书,尤其是要演历史人物的时候,连那个朝代都去不了,就凭几句台词,可能会有一些观众喜欢你,但你骗不了所有人。”

  而除了书籍的补给,热依扎也花费了更多时间在体能和身体塑形上。

  即便如此,整个《长安十二时辰》的拍摄过程中,她仍处于一种自我怀疑和自我否定的状态。甚至在拍摄某一场戏时,她一度崩溃,“其实那场戏特简单,就是徐宾和李必说,查到此人是张小敬,然后我也说此人叫张小敬。”她觉得没演好,就跑到一个角落大哭了一场。“我觉得我在一个17岁的少年面前,没演好,太丢人了。”

  现场很多人都以为热依扎是发脾气走了,“他们还问我干吗甩脸走了,我说我没甩脸,是真控制不住情绪了,觉得当着大家的面哭更丢人,也不想影响别人。”

  热依扎觉得,之前和曹盾导演合作《海上牧云记》时演得还挺好的,现在演成这样,不但让人失望,还会被认为之前是凑巧演成那样的。

  患上“精神感冒”,靠求生戏找出口

  2019年春节前后,热依扎在微博发表了一些言论,遭到网友的误解,“我哥那个时候脚踝骨折,很严重,没有医生敢接这个手术。我又拍戏不能回家,爸妈在北京也没亲戚。你能想象两个接近70岁的老人,过年时带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的,去各大医院求医生的场景吗。家里人就觉得你挣那么多钱有什么用?需要你的时候,又不在。所有的事加在一起,我精神一下就崩溃了。”

  她毫不避讳,那时的自己患上了“精神感冒”,“我曾和我哥聊过,觉得我戏也演不好,又给家里帮不上忙,人生太失败了。”那段时间,哥哥很担心她,“只要看我没回信息,就会立刻打电话来。”

  其实,当时也并没有任何外界的声音质疑热依扎,但她却陷入了一个心理上的怪圈,“感觉每一个人都演得特好,只有我演得那么次,还比别人提前准备了很长时间。然后就极度消瘦,几乎到了一种病态的地步。”

  相对于被观众热议的唐妆铁板舞,热依扎更喜欢棺材逃生那场戏。

  所以那场在右相府棺材里的求生戏就像是一个出口,让热依扎切实体会到了求生的感觉,也给了她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。“檀棋总说一句话:我有用!就是我当时的状态。”

  《长安十二时辰》拍完后去配音,热依扎又哭了,“就是配到最后一个镜头时,因为在那一刻,觉得自己好像也没那么差,我做到了,我肯定了自己。”

  演完唯一想法,从此不再做演员

  结束了檀棋的拍摄工作后,热依扎一直处于休假状态,甚至吃胖了不少,“有次在飞机上遇到一个人,他说:你好像比电视上胖,我说:对,我胖了20多斤。然后他要跟我合影,我还挺开心的。”

  彼时,她觉得唯一能让自己舒服的方式就是不再做演员了。“当时都不知道《长安十二时辰》要播了,就觉得自己是一个废弃的智能机器人。”

  而该剧的播出,打乱了热依扎原本的计划,“当初公司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了我,让我接这个角色是对我的信任,戏终于要播了,我应该回馈公司一些东西。”

  但她也不准备马上再开始新的工作,“一是没有遇到我喜欢的戏,还有就是觉得我性格上有缺陷。”

  所谓的性格缺陷,是她认为自己的个性不适合这个行业,“我觉得大众对这个行业是有刻板印象的,努力维持一个十全十美的形象,早晚有一天会破功。”

  曾经,公司也想给她塑造人设,比如性感,结果被直接拒绝了。“一个人连睡觉都保持性感,这不太可能。觉得我好那就好,不好就拉倒,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,我就是来演戏的,为了赚钱养家糊口。”

  热依扎一直都是个很随性的人,上学时,老师总会在评价手册最后写上“不能严格要求自己。”但是她喜欢演戏,“如果有一天人家说你哪没有别人好,我也欣然接受,因为有好的就有不好的,他说得对,我就会听。”

  生活篇

  异域外形,被老师过早定义

  作为新疆人,热依扎在北京出生、北京长大,三十多年前来北京的外地常住人口并不是很多,更别说是这么明显的异域长相,让她从小就容易受到特别的关注。

  15岁那年,她成了平面模特,拍过杂志封面,也拍过广告,“那会儿杂志很火,有人喜欢你,也有人嫉妒你。”

  她也曾因为自己非黑即白的性格,遭遇过校园霸凌,“在学校我都是低着头,沿着墙边走的那种,一点都不想让别人关注到我,也不想惹事。当然,事来了我也不怕。”

  即便是后来到了北京电影学院,热依扎依旧因为自己的相貌而过早被老师定义。“有个老师跟我说,你以后可能不会有什么角色‘出来’,但我们还是觉得你有天资,所以把你留在这儿上学。”听到这话时,热依扎心里特难过,她和老师说:“没事,咱十年后看。”

  十年后,热依扎再次遇到了那位老师,那个时候《甄嬛传》播出没多久,她问老师觉得自己行不行,“老师也挺尴尬的,说还行!还行!”

  不和外人争,只和自己较劲儿

  热依扎好像一个矛盾体,讲究随缘,“我从来不会跟别人争。”就连长大后去试戏,她都是躲在角落里不说话的那种,“我就想着完成任务,赶快走。”

  但跟自己较起劲来又特别认真,“比如别人要是说一句我不行,我就必须把这件事做好。”热依扎的哥哥从小就属于高智商人群,“特别聪明,所以我爸妈就狠抓他学习,每天回家写作业都陪着。”

  有一次,妈妈跟热依扎说:你哥以后肯定是要考大学的,你就不用学习那么好了。

  就是因为这么一句话,她默默跟自己较上了劲儿,“就从吃饭这件事上来体现吧,我哥吃多少米饭,我也必须吃多少,虽然他是男生,还比我大五岁。结果,到了小学四年级时,我把自己吃成了一个胖子。”

  长大后,和妈妈聊天她才知道,一切都是误解,“我妈说她可能汉语表达能力不是那么好,她的原意是,她也是女人,知道女人一生会有多辛苦,我哥是男人,自然更要强一点,她希望我一辈子不用有多大成就,只要快乐就好。”

  除了演戏,生活中就是个懒人

  热依扎曾演过一个海上救护员的角色,剧本上有个镜头是脱掉衣服,露出肚子上的腹肌,读到这场戏时,她默默看了看自己的肚子,然后问:“这个能画对吧?”后来她一想,还是练吧,“毕竟生活里,我完全不会去做这样的事”。

  于是,她开始每天锻炼2小时,严格控制饮食,终于练出了腹肌,结果拍摄时这场戏被删了。“不过我觉得也还好,起码当时游泳什么的都学会了。演戏就是这样,你觉得可以骗过所有人,但你骗不了自己。”

  不拍戏的时候她就喜欢赖在床上。

  “我是个很懒的人,除了为演戏健身,完全不想动。”

  所以懒到如此程度的她,日常生活中都是靠外卖为生,“我特享受我妈在家的日子。”

  不过她说自己原来也做过饭,还一度沉迷养生,每天给自己煲汤,直到胖了15斤,“我哥说我特像动画片里面的巫婆,天天给自己熬长生不老药。”说到做得拿手的,她想了想说:“方便面?而且,我有个技能,煮饺子从来不会破!”

  虽然不怎么做饭,不过在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剧组热依扎还是露了一手。

  “我想得个大奖”

  拍《甄嬛传》时热依扎23岁,她给自己设定了一个目标,希望未来十年,能再做出点成绩来。如今《长安十二时辰》播出,她正好33岁,也算是完成了自己当年的心愿。“我的人生未来可以有一个新的转变了,一年能演一部戏,一个还不错的角色,赚点钱能维持当下的生活状态就行了,剩下的时间就回归生活。”

  而未来她还有一个更大的野心:“就是必须要拿一个特别大的奖,这就不局限于十年了,这辈子吧。我连获奖感言都已经想好了,要感谢谁,要在台上逗逗谁,随着时间的推移,到时候再改改就行了。”

  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人物摄影 郭延冰

  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

(责编:大米)

大发快3APP_快3官方网址_官方娱乐公众号
大发快3APP_快3官方网址_官方娱乐公众号

更多娱乐八卦、明星独家视频、音频,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(sinaentertainment)

娱乐看点

热门搜索

高清美图

精彩视频